新加坡竹林寺
Web site address | Contact way  
首页 新闻 本寺常住 理事会 弘法活动 图书影视 儿童教育 寺院巡礼
 
寺庙介绍
历任方丈
领导师
开祥方丈
本寺僧伽
报恩堂
从林知识
 
寺庙介绍
竹林寺简介 
竹林寺建寺缘起
历任方丈
竹林寺历任方丈——宏船长老
竹林寺历任方丈——广直长老
竹林寺历任方丈——法辉长老
领导师
竹林寺领导师——茗山长老
竹林寺领导师——厚学长老
竹林寺领导师——净空长老
现任方丈
竹林寺现任方丈——开祥大和尚
本寺僧伽
竹林寺监院——毓函法师
竹林寺知客——毓德法师
报恩堂
虚云老和尚 妙湛老和尚
广贤老和尚 圣怀老和尚
傳印老和尚 永惺老和尚
法麟大和尚  
丛林知识
丛林清规 佛教礼仪
常住规约 法物知识
新加坡竹林寺 > 本寺常住 > 历任方丈
竹林寺开山方丈——宏船长老
编辑:foolbear 来源:竹林寺 发布时间:2011-12-25 12:16:00 阅读次数:

献花 问讯 顶礼
     

  宏船长老(1907~1990年)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住持。原籍福建晋江,早岁披缁。后赴南洋,开办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历任世界佛教僧伽会副会长、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等职。法师精风水堪舆之术,颇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所知遇。1990年安详舍报,享年八十四岁。法师一生致力于宏法、慈善、教育事业之推动。与中国大陆佛教界亦来往频繁。对大陆佛教寺院之重建亦颇为关心。

  释宏船,俗家姓朱,福建省晋江县人,一九○七年(清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出生于福建省晋江县霞福村,为家中独子。幼读私塾,十岁丧母,深感孤苦。十三岁因观看目莲救母傀儡剧,深受感动,遂有出家的念头。十五岁时,闻泉州承天寺住持会泉法师,在寺中讲经,乃诣承天寺,依会泉法师剃度出家,法名宏船。翌年,赴莆田广化寺,依本如老和尚受具足戒。

  一九二四年,厦门南普陀寺住持转逢和尚,将子孙庙的南普陀寺改为选贤制的十方丛林,选会泉法师为首任住持。宏师也随着会公到了南普陀寺,在会公身边为侍者。晨夕亲炙,会公亦为之口传心授,受益良多。一九二七年,会公任满告退,太虚大师继任住持,宏船因之亦有亲近太虚大师的机会。一九三二年,会泉法师常住厦门虎溪岩,改虎溪岩为净土道场,翌年,就万石莲寺开设佛学研究社,宏师升任监院,纲维寺务,使会公得以专心讲学。太虚大师到万石莲寺访会公,曾书一联赠宏师云:「海上有山森万石,人间度世仗宏船。」由此可见大师对宏师的器重。

  一九三七年,中日战争开始,南普陀寺受战争影响,殿堂被毁,僧众四散。宏师随着会公长老,南渡星洲。先后游化仰光、印度尼西亚、槟城各地。一九四○年,随会公回到新加坡,驻锡普陀寺,与创建光明山普觉寺的转道和尚,在普觉寺共建大悲法会,祈祷世界和平。转道和尚以普觉寺传继人的问题和会公商议,欲传法于宏师。宏师念恩师会公嗣法于南安杨梅山雪峰寺喜宗上人,是佛化老人的法孙,而转道和尚亦受学于佛化老人,彼此渊源甚深,故受转公和尚记别,嗣法于转公和尚。

  继之,随会公到槟榔屿,初住李氏书室,会公曾于广福宫讲经。一九四二年,槟城林炳照、炳坤兄弟,发心为会公建妙香林寺。寺甫落成而会公示寂,宏师继任妙香林寺住持,并由新加坡请得广余法师出任监院,二人合力于妙香林寺的增建工程。为感念会公法乳之恩,特建会公老和尚纪念塔,供养会公舍利。

  一九四六年,新加坡普济寺住持转岸老和尚,以光明山普觉寺信托人的身分,聘请宏船长老出任普觉寺住持。普觉寺是转道老和尚所创建,一九四三年,转道老和尚于日军占领新加坡期间示寂,二次大战后光复,转岸老和尚也由避难的峇淡岛回到新加坡,考虑到宏师是转老的法嗣,自然由他出任普觉寺住持为宜。同时新加坡的居士林,中华佛教会等团体也联名力请,宏师乃由槟城抵达新加坡出主普觉寺。

  宏师初到普觉寺时,光明山面积有三十英亩,十分广阔,唯地点偏僻,十分荒凉,仅有一座大殿,及前庭一处僧寮。周围则是蔓草丛生,坟冢垒垒,行人罕至。寺前原有一处放生池,但已颓废。宏师晋山,初则农禅并重,种植花生、蕃薯以自给,继而与转岸老和尚共议,开发建设光明山,先后扩建寺宇,兴建大悲殿、钟鼓楼、甘露戒堂、藏经楼、方丈禅楼、客座禅楼等。在建设期间,宏师广宣法化,普结善缘,发起大悲法会,为民祈福。同时每年在普陀寺、居士林等处,开坛讲经,先后讲《金刚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阿弥陀经》、《心经》、《地藏经》、《大乘起信论》等。并在信众间组织诵经会,以培育教化。

  继而进一步美化光明山,将寺前空旷之地辟建为放生园,成立「建园委员会」,推请长于建筑设计的转道老和尚为主任委员,将原有的放生池凿为巨池,以为鱼鳌之属的放生之所,园内配置亭囿台榭及禽畜栖止的栅舍,并广植花木,使光明山风景改观,有如公园。以此多年建设,将一处荒凉僻地,发展成为星洲最大的名胜巨刹。以后多年,每年二月十九日举行大悲法会,光明山车水马龙,里里外外挤满人潮,一日间要开两三千桌素斋,可见法缘之盛。

  一九四九年,新加坡佛教大护法李俊承居士,发起组织「新加坡佛教总会」,一九五○年注册成立,选举执监委员,自委员中选出正副主席及常务委员。选举结果,李俊承居士当选为主席,宏船长老当选副主席,常务委员有广洽、达明二师,及张淑源、毕俊辉、陈光别、庄丕唐诸居士。佛总委员及主席每两年改选一次,以后多届之主席副主席,均由李俊承与宏船长老连任。一九六四年,李俊承居士以年事已高,坚辞主席,不再连任,宏船长老在众望所归的情形下,为众公推继任主席。

  依照佛总新会章,主席每年改选一次,宏师有生之年,均连选连任。宏师接任后,推动会务,不遗余力,如改建由佛总所办的菩提学校为五层大楼,为佛总购置位于巴登律的新会所,每年卫塞节时,联络新加坡各民族的佛教徒,共同联合扩大庆祝。同时于每年卫塞节时,筹募慈善基金,分发给各慈善团体。一九六九年,在常凯法师的建议下,成立「佛教施诊所」,以后施诊所发展为五处,受惠贫民不计其数。

  在那几年内,香港佛教僧伽联合会访问团、菲律宾佛教访问团,以及台湾的续明、道安、印海、真华、常觉、圣印等诸团体法师到新加坡访问,宏师领导佛总同仁欢迎接待,并安排到各寺院社团访问,及参观风景名胜,妥尽地主之谊。特别是一九六九年三月,礼请台湾的印顺导师到新加坡弘法,假维多利亚剧院公开讲演,听众千余人,极一时之盛。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国家。即使是同为佛教,也有南传与北传之分,同为僧侣,有中国籍、锡兰籍、越南籍、泰国籍、柬埔寨籍。以语言不同,习俗各异,彼此联络之际,不免有所困难。以此,宏师乃与法乐法师,邀请各民族诸山长老举行座谈,筹备成立「僧伽联合会」,即席推举筹备委员,负责草拟章程,向政府申请注册等手续。一九六六年,僧伽会假光明山普觉寺召开成立大会,宏师当选为僧伽会主席,阿葛汉玛法师及本道法师当选副主席,理事由不同国籍的僧侣担任。

  新加坡僧伽联合会是由各民族僧侣所组成,负起与世界各国联系的责任。一九五八年,世界佛教友谊会主席蓬荻司蔻公主访问新加坡,僧伽会欢迎接待,并接受公主之请,同意成立世佛会新加坡分会。一九六九年,世界佛教友谊会在吉隆坡召开,新加坡僧伽联合会曾推举两位代表出席。

  此际法师年逾六旬,僧腊近五十年,在新加坡声望日隆,众尊之为长老。他除了担任佛教总会、僧伽联合会两会主席外,还兼任新加坡佛教施诊所主席、济世之家主席、文殊中学董事长、菩提学校董事长、弥陀学校创办人,以及其它许多佛教中的荣誉职。佛教中诸团体每有困难,长老从不袖手,出面号召为之解决。一九八○年,中国大陆开放,长老屡应中国佛协之邀请,率领弟子赴大陆朝礼四大名山,及名刹胜地。并回到家乡泉州参礼祖庭,捐款重修了泉州承天寺,厦门万石岩、虎溪岩、以及开元寺、雪峰寺、及漳州南山寺等处。以上这些地方,都是早年会泉大师弘化之地,在「十年动乱」中受到破坏,寥落已久,而长老一一予以修复,可谓光前裕后,法门增光。

  一九八五年,长老计划在光明山兴建万佛塔,泰国副僧王率团莅临,主持奠基大典,随后即动工兴建。一九八六年,长老八十诞辰,四众弟子为他祝寿,门下广净、广纯、法徒印实、广余等,并于是年农历八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在泉州开元寺举行三天诵经法会为老人寿。一九八七年,泰国国王蒲美蓬,御赐长老「华僧大尊长」的尊号,并授予爵扇,这是泰王授予外国高僧最高的称号。

  长老八十岁以后,逐步辞去许多兼职,在普觉寺静修。他在新加坡积财巨万,但全拿来修建梵宇,举办社会救济事业。他自己简居斗室,自奉俭朴。一九九○年世缘告尽,于十二月二十五日(岁次庚午年十一月初九),舍报西归,世寿八十四岁,僧腊六十九夏,戒腊六十八夏。

  宏船长老-受戒学法

  宏船长老,俗家姓朱,福建省晋江县人,一九〇七年(清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出生于福建省晋江县霞福村,为家中独子。幼读私塾,十岁丧母,深感孤苦。十三岁因观看目莲救母傀儡剧,深受感动,遂有出家的念头。十五岁时,闻泉州承天寺住持会泉法师,在寺中讲经,乃诣承天寺,依会泉法师剃度出家,法名宏船。翌年,赴莆田广化寺,依本如老和尚受具足戒。 

  一九二四年,厦门南普陀寺住持转逢和尚,将子孙庙的南普陀寺改为选贤制的十方丛林,选会泉法师为首任住持。宏船长老也随著会公到了南普陀寺,在会公身边为侍者。晨夕亲炙,会公亦为之口传心授,受益良多。一九二七年,会公任满告退,太虚大师继任住持,宏船因之亦有亲近太虚大师的机会。一九三二年,会泉法师常住厦门虎溪岩,改虎溪岩为净土道场,翌年,就万石莲寺开设佛学研究社,宏船长老升任监院,纲维寺务,使会公得以专心讲学。太虚大师到万石莲寺访会公,曾书一联赠宏船长老云:“海上有山森万石,人间度世仗宏船。”由此可见大师对宏船长老的器重。

  一九三七年,中日战争开始,南普陀寺受战争影响,殿堂被毁,僧众四散。宏船长老随著会公长老,南渡星洲。先后游化仰光、印尼、槟城各地。一九四〇年,随会公回到新加坡,驻锡普陀寺,与创建光明山普觉寺的转道和尚,在普觉寺共建大悲法会,祈祷世界和平。转道和尚以普觉寺传继人的问题和会公商议,欲传法于宏船长老。宏船长老念恩师会公嗣法于南安杨梅山雪峰寺喜宗上人,是佛化老人的法孙,而转道和尚亦受学于佛化老人,彼此渊源甚深,故受转公和尚记别,嗣法于转公和尚。

  继之,宏船长老随会公到槟榔屿,初住李氏书室,会公曾于广福宫讲经。一九四二年,槟城林炳照、炳坤兄弟,发心为会公建妙香林寺。寺甫落成而会公示寂,宏船长老继任妙香林寺住持,并由新加坡请得广余法师出任监院,二人合力于妙香林寺的增建工程。为感念会公法乳之恩,特建会公老和尚纪念塔,供养会公舍利。

  宏船长老-出任住持

  一九四六年,新加坡普济寺住持转岸老和尚,以光明山普觉寺信托人的身分,聘请宏船长老出任普觉寺住持。普觉寺是转道老和尚所创建,一九四三年,转道老和尚于日军占领新加坡期间示寂,二次大战后光复,转岸老和尚也由避难的峇淡岛回到新加坡,考虑到宏船长老是转老的法嗣,自然由他出任普觉寺住持为宜。同时新加坡的居士林,中华佛教会等团体也联名力请,宏船长老乃由槟城抵达新加坡出主普觉寺。

  宏船长老初到普觉寺时,光明山面积有三十英亩,十分广阔,唯地点偏僻,十分荒凉,仅有一座大殿,及前庭一处僧寮。周围则是蔓草丛生,坟冢垒垒,行人罕至。寺前原有一处放生池,但已颓废。宏船长老晋山,初则农禅并重,种植花生、蕃薯以自给,继而与转岸老和尚共议,开发建设光明山,先后扩建寺宇,兴建大悲殿、钟鼓楼、甘露戒堂、藏经楼、方丈禅楼、客座禅楼等。在建设期间,宏船长老广宣法化,普结善缘,发起大悲法会,为民祈福。同时每年在普陀寺、居士林等处,开坛讲经,先后讲《金刚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阿弥陀经》、《心经》、《地藏经》、《大乘起信论》等。并在信众间组织诵经会,以培育教化。 

  继而进一步美化光明山,将寺前空旷之地辟建为放生园,成立“建园委员会”,推请长于建筑设计的转岸老和尚为主任委员,将原有的放生池凿为巨池,以为鱼鳌之属的放生之所,园内配置亭囿台榭及禽畜栖止的栅舍,并广植花木,使光明山风景改观,有如公园。以此建设,将一处荒凉僻地,发展成为星洲最大的名胜巨刹。以后多年,每年二月十九日举行大悲法会,光明山车水马龙,里里外外挤满人潮,一日间要开两三千桌素斋,可见法缘之盛。

  宏船长老-主持会务

  一九四九年,新加坡佛教大护法李俊承居士,发起组织“新加坡佛教总会”,一九五〇年注册成立,选举执监委员,自委员中选出正副主席及常务委员。选举结果,李俊承居士当选为主席,宏船长老当选副主席,常务委员有广洽、达明二师,及张淑源、毕俊辉、陈光别、庄丕唐诸居士。佛总委员及主席每两年改选一次,以后多届之主席副主席,均由李俊承与宏船长老连任。一九六四年,李俊承居士以年事已高,坚辞主席,不再连任,宏船长老在众望所归的情形下,为众公推继任主席。

  依照佛总新会章,主席每年改选一次,宏船长老有生之年,均连选连任。宏船长老接任后,推动会务,不遗余力,如改建由佛总所办的菩提学校为五层大楼,为佛总购置位于巴登律的新会所,每年卫塞节时,联络新加坡各民族的佛教徒,共同联合扩大庆祝。同时于每年卫塞节时,筹募慈善基金,分发给各慈善团体。一九六九年,在常凯法师的建议下,成立“佛教施诊所”,以后施诊所发展为五处,受惠贫民不计其数。

  在那几年内,香港佛教僧伽联合会访问团、菲律宾佛教访问团,以及台湾的续明、道安、印海、真华、常觉、圣印等诸团体法师到新加坡访问,宏船长老领导佛总同仁欢迎接待,并安排到各寺院社团访问,及参观风景名胜,妥尽地主之谊。特别是一九六九年三月,礼请台湾的印顺导师到新加坡弘法,假维多利亚剧院公开讲演,听众千余人,极一时之盛。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国家。即使是同为佛教,也有南传与北传之分,同为僧侣,有中国籍、锡兰籍、越南籍、泰国籍、柬埔寨籍。以语言不同,习俗各异,彼此联络之际,不免有所困难。以此,宏船长老乃与法乐法师,邀请各民族诸山长老举行座谈,筹备成立“僧伽联合会”,即席推举筹备委员,负责草拟章程,向政府申请注册等手续。一九六六年,僧伽会假光明山普觉寺召开成立大会,宏船长老当选为僧伽会主席,阿葛汉玛法师及本道法师当选副主席,理事由不同国籍的僧侣担任。

  宏船长老-弘法利生

  此际宏船长老年逾六旬,僧腊近五十年,在新加坡声望日隆,众尊之为长老。他除了担任佛教总会、僧伽联合会两会主席外,还兼任新加坡佛教施诊所主席、济世之家主席、文殊中学董事长、菩提学校董事长、弥陀学校创办人,以及其他许多佛教中的荣誉职。佛教中诸团体每有困难,宏船长老从不袖手,出面号召为之解决。一九八〇年,中国大陆开放,宏船长老屡应中国佛协之邀请,率领弟子赴大陆朝礼四大名山,及名刹胜地。并回到家乡泉州参礼祖庭,捐款重修了泉州承天寺,厦门万石岩、虎溪岩、以及开元寺、雪峰寺、及漳州南山寺等处。以上这些地方,都是早年会泉大师弘化之地,在“十年动乱”中受到破坏,寥落已久,而宏船长老一一予以修复,可谓光前裕后,法门增光。

  一九八五年,宏船长老计画在光明山兴建万佛塔,泰国副僧王率团莅临,主持奠基大典,随后即动工兴建。一九八六年,宏船长老八十诞辰,四众弟子为他祝寿,门下广净、广纯、法徒印实、广余等,并于农历八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在泉州开元寺举行三天诵经法会为老人寿。一九八七年,泰国国王蒲美蓬,御赐宏船长老“华僧大尊长”的尊号,并授予爵扇,这是泰王授予外国高僧最高的称号。

  宏船长老八十岁以后,逐步辞去许多兼职,在普觉寺静修。他在新加坡积财巨万,但全拿来修建梵宇,举办社会救济事业。他自己简居斗室,自奉俭朴。一九九〇年世缘告尽,于十二月二十五日(岁次庚午年十一月初九),舍报西归,世寿八十四岁,僧腊六十九夏,戒腊六十八夏。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最近更新  |  站内搜索
NO.817 Bukit Batok West Ave 5 singapore 659086
备案序号:闽ICP备09043184号 Copyright 2011-2013 竹林寺 Zu-Lin Templ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